<noframes id="xdbh1"><del id="xdbh1"><span id="xdbh1"></span></del>
<thead id="xdbh1"><ruby id="xdbh1"></ruby></thead>
<cite id="xdbh1"><video id="xdbh1"><menuitem id="xdbh1"></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dbh1"><video id="xdbh1"><menuitem id="xdbh1"></menuitem></video></var>
<var id="xdbh1"><span id="xdbh1"><var id="xdbh1"></var></span></var><var id="xdbh1"></var>
<var id="xdbh1"></var>
<ins id="xdbh1"><span id="xdbh1"></span></ins>
<cite id="xdbh1"><strike id="xdbh1"><thead id="xdbh1"></thead></strike></cite><cite id="xdbh1"><video id="xdbh1"></video></cite><var id="xdbh1"></var>
<var id="xdbh1"></var>

姬鵬 名博

媒體人,專欄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類
日志存檔

警察的“重婚罪”為何可以瞞天過海?

    法晚深度即時報道,網傳“河南一模特實名舉報江蘇蘇州市公安局準警官王國棟重婚”一事屬實。當事人模特朱銘坤敘述:“她和王國棟在2012年農歷正月初五經媒人介紹相識,2014年農歷十一月二十四日在河南周口項城王國棟家中舉行婚禮,在蓮花酒樓待客,當時在一起吃飯的有雙方父母,王國棟親屬,還有俺兩個嫂子。2015年農歷正月二十六,我聽人說王國棟已經有妻子了,并且在2012年8月份就在江蘇省蘇州市吳中區民政局登記結婚。”后來為了確認事實,請了律師和我一起去江蘇省蘇州市吳中區民政局調查,發現確有此事,王國棟正處于結婚狀態。至此,才知道,王國棟欺騙媒人,欺騙感情,在已經與他人辦理結婚證并且沒有離婚的情況下又與我舉行婚禮,并公開以夫妻名義進行生活居住,他已構成重婚罪。我希望能夠嚴肅處理王國棟,開除黨籍,王國棟作為一名黨員,知法犯法,玩弄女性,希望王國棟受到法律應有的懲罰,還我公道!”同時,朱銘坤還表示王國棟已于2015年轉業分配到江蘇省蘇州市公安局待崗。目前正在對王國棟涉嫌重婚一案進行調查。同時,江蘇省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刑偵部門還向舉報人朱銘坤出具了受案回執,此案已進入偵查程序。

 

    從新聞的邏輯看,貌似又是一個被新歡翻船的案例,說來也是比較可悲的。很多人知法犯法。這種邏輯其實已經早已沒了免疫作用。正是因為知法,很多人更加覺得比較猖狂,顯得比較輕車熟路。尤其在體制內的人,往往會抱著僥幸心理,不斷擊穿其中的底線,只有到了東窗事發的時候,才發現已經為時已晚。許多人一看到體制內的翻船案件,往往更認為需要嚴懲,甚至覺得有一些幸災樂禍,這里我們并不提倡,但是我們也因該明白,其實對于重婚罪的鑒定越來越模糊,監督上存在模糊,實際中不舉報也是個問題。所以很難鑒定和排除。另外婚姻狀況的信息全國各地目前也不相同。包括有人去國外結婚,在國內也是認可的。這些重重的因素,很難客觀的去認定。

 

    對于重婚罪而言,其實一直都是不告不理樣子,因為在現實社會中,很多隱形的重婚其實是存在一少部分的,有一些較富裕的商人或者官人存在這樣現象,但是基于家里的妻兒老小不反對,就會形成這種很荒誕的結局。在1997年《刑法》修正案之前,是實行一種事實性重婚認定方式,只要某個男人事實上與二個女人以夫妻方式同居的情形,就可判定為該男人犯有重婚罪行,將受到刑事責任追究。不過之后的修訂,則規則放寬了不少。只有一個男人或女人在婚姻登記機關與二個以上異性登記結婚者,才能被認定為該公民犯有重婚罪。這樣排除了事實上同居生育子女為重婚。

 

    中國男人和女人重婚既沒有道德約束,也沒有政治信仰或宗教信仰約束,唯一受制約的就是經濟條件即金錢,這種現象與舊中國沒有二樣,不同處在于:舊中國上層社會有經濟條件者實行一夫多妻,是公開合法的;現今有經濟條件者是非法的、隱蔽的一夫多妻。一夫一妻制的觀念起源于基督教義,中國現代實行一夫一妻制是向西方學習過來的產物,這當然是一種歷史進步意義,因為一夫一妻制對男人和女人都是一種平等人身權利的保障。中國歷史上實行一夫多妻制,但普通人卻是一夫一妻。歷史上記載,古代能夠一夫多妻的男人是皇室成員,大地主,官僚等少數男人的特權。究其原因是這些人有經濟條件能夠養活多位妻子和生育的子女。可見,中國社會傳統觀念對于重婚似乎沒有道德障礙,《刑法》修正案取消了“事實重婚”定罪的規定,就是一個縮影。只要不登記結婚,就可以安然無恙的生育子女,過著舒適的日子。這也就讓那些二奶,小三成為了一種可能性。

 

    原創文章,謝絕無署名轉載,歡迎添加筆者微信公眾號:qingnianxuejia。

 

分類:未分類 | 評論:4 | 瀏覽: | 收藏 | 給TA打賞
網友評論:
驗證碼Ctrl+Enter發表
  • 頭像
    法語之言能無從乎2016-04-12 10:35
    他們結婚時,男的還不是警察
  • 頭像
    鑒定事實2016-04-12 10:40
    在婚禮現場的男方父母、親屬涉嫌什么犯罪?
  • 頭像
    我餓了吃點嘛2016-04-12 14:16
    我想問的是,結沒結婚,婚姻登記的地方查不出來?
  • 頭像
    金錯刀V2016-04-12 14:49
    不懂亂說,害人害己,真實情況如你說述,那么這個準警察肯定是重婚罪了,并不一定非要重復登記。重婚罪現在是比較難定罪,但是此人公開辦結婚酒,宴請多人,那么相對比較難的“以夫妻名義同居”取證會變得容易。所以請別輕易說什么重復登記才叫重婚,“以夫妻名義同居”也是構成重婚的重要依據。
色久悠悠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