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dbh1"><del id="xdbh1"><span id="xdbh1"></span></del>
<thead id="xdbh1"><ruby id="xdbh1"></ruby></thead>
<cite id="xdbh1"><video id="xdbh1"><menuitem id="xdbh1"></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dbh1"><video id="xdbh1"><menuitem id="xdbh1"></menuitem></video></var>
<var id="xdbh1"><span id="xdbh1"><var id="xdbh1"></var></span></var><var id="xdbh1"></var>
<var id="xdbh1"></var>
<ins id="xdbh1"><span id="xdbh1"></span></ins>
<cite id="xdbh1"><strike id="xdbh1"><thead id="xdbh1"></thead></strike></cite><cite id="xdbh1"><video id="xdbh1"></video></cite><var id="xdbh1"></var>
<var id="xdbh1"></var>

姬鵬 名博

媒體人,專欄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類
日志存檔

KTV女經理“獻唱猝死”怎處分包間內官員?

    澎湃新聞曝出一則題為《KTV女經理受邀獻唱猝死,多名涉事干部被處分》的新聞,讓筆者覺得其中的邏輯上讓人難以接受。因為按照事件的過程描述,在3月31日,樅陽縣幾名村醫請衛生監督所領導聚餐后又去KTV飆歌,其間有人請來大堂女經理獻歌助興,不想樂極生悲,對唱時女經理突然不適倒地,后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雖然酒店老板吳軍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一再強調,酒水喝得少,當時包廂里有六七個人,總共消費300多元,點了5瓶330毫升的啤酒,加上贈送的4瓶,一共有9瓶,意在表明不是因為勸酒出事。按照后續新聞的報道,針對此事,樅陽縣已立案調查,此事涉及一名鄉村醫生和縣衛生監督所的副所長方某“先免職再處理”。,鑒于方某出入娛樂場所造成了惡劣影響,衛生局已經先免去了他衛生監督所副所長的職務。

 

    對于這樣一則新聞,感覺也是不倫不類,或許又冥冥中告訴我們,雖然紅七條早已擺在那里,但是還是有個別人不計后果的在監督中進行相關吃喝社交,確實是一個比較大的問題。細細的看完新聞,如果坐實酒店老板的敘述,那么KTV女經理“獻唱猝死”或許只是一種意外死亡事故而已,然而包間內官員被處分,則可能是因為他們違反工作紀律導致的。這些事情并不是一個邏輯,有必要分清楚。不然整個新聞就成了典型的標題黨了。

 

    作為衛生部門的監管領導,工作之后與醫生進行吃喝,如果單純是朋友關系,吃喝玩樂,其實是不存在問題的。但是從新聞中所描述的其情形看,基本上可以推定,這是屬于一種變相請吃喝的邏輯事件。從紀律上看,可以認為這是屬于利用職務之便進行相關接受賄賂,只要是通過權利利益關系產生的吃喝玩樂,都可以歸類為違紀問題,單從這一點來看,處分這些個所謂領導,就可以名正言順。

 

    然而新聞中的關注點一再指向KTV女經理“獻唱猝死”的問題上,但是卻又發現涉事相關人員意在回避。我們不是不相信唱歌會導致猝死,是因為新聞的描述讓人感覺比較像一則段子,一個女經理面對一幫所謂領導,盡然能樂極生悲猝死,這種概率不是沒有,是經不起推敲。處于兩個環境中的人,共鳴為何那么大,能導致激動的猝死,科學都難以解釋。這樣的語境下,包括處理的力度上,讓我們似乎糊涂了,似乎又感到了明了。

 

    對于一件公共生死事情來講,最大的問題不是處理問題的結果,承擔問題的主角,然而一個真相可能比這些都重要,不能稀里糊涂的的把案子給解決了,處理幾個官員并不能代表什么,我們更希望看到的是一種正常的表達和正常的邏輯。我們需要知道KTV女經理的死亡真相,也希望明了幾位被處分官員到底犯了什么紀律,不能因為一則死亡的事件就混淆了事實。這樣的時候,我們很容易反問出,如果女經理沒死,是不是這種吃喝接待就是正常行為,是不是這幾個官員就不會被處分了?

 

    原創文章,謝絕無署名轉載,歡迎添加筆者微信公眾號:qingnianxuejia。

   

分類:未分類 | 評論:1 | 瀏覽: | 收藏 | 給TA打賞
網友評論:
驗證碼Ctrl+Enter發表
色久悠悠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