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鵬 名博

媒體人,專欄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類
日志存檔

為何會出現“不務正業”的偏見?

有媒體報道,近日,湖南岳陽一位00后小伙子,因高超的轉筆技術走紅網絡,他的小指跳筆能達到500多下(懂行的都說是大牛),在國內幾乎沒有對手。目前,小伙子已經把轉筆變成事業,如今加入世界“轉筆聯盟”,月收入過萬元。這樣的事情聽起來有些邪乎,卻也隱藏著某種追問。

 

坦白講,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轉筆”被老師們視為不嚴肅的一種行為。它本身是否影響學習,其實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與學習無關。所以,“轉筆”自然就是被老師“封殺”的對象。可這么多年過去,隨著“小伙靠玩轉筆月收入過萬”的事情出現,好像“轉筆”的污名能被洗刷一樣。

 

只是,現實真的被改變了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事實上,我們很清楚,對于一件事情到底是不是“正業”,目前的評價標準很簡單:“能不能賺錢”。而這樣的標準之下,所謂的“正業”往往都是“倒推”出來的職業。貌似,只要能掘金,就是好職業。

 

一般而言,人們總強調“興趣和職業”能掛鉤,認為這是幸福的事情兒。然而,回到現實的壁壘里,絕大多數人都被現實打敗,能堅持“興趣和工作”協同的人鳳毛麟角,而這部分人,通常被稱之為“理想主義者”。過去,“理想主義者”是個很有優越感的標簽。

 

可是,當物化的潮水已經淹到脖子上的時候,“理想主義者”就成為一種嘲諷的標簽。甚至,被奉為“不務正業”。是的,世俗的標尺里,需要物欲浸潤,需要面包牛奶。可惜的是,要想讓理想照進現實,就必須讓理想之牛能早日擠奶,要不然,說什么都是問題。

 

所以,當我們看到“小伙靠玩轉筆月收入過萬”的時候,只是看到美好的結果,而沒有看到曾經那些不被理解的處境。因此,就“不務正業”和“理想主義”,很多時候,中間只隔著一頭奶牛。這頭奶牛能不能持續存在,就看奶量夠不夠養活一家人。

 

當然,被誤解的“不務正業”,正隨著掘金能力的加強,逐步被認可,被浮出水面。事實上,人類的不斷演化,讓生活變得越來越精細。過去認為是生活的“必備技能”,現在卻成為一種“生活服務”。過去認為是“不務正業”,現在卻成為“理想主義”。

 

當然,就拿“轉筆”來講,在一定程度上,還是會被認為是“不務正業”。因為,能靠“轉筆”養活自己的人并不多。從某種意義上講,大多數學生都是在玩,而非是在“鉆研”。所以,就算“轉筆”多年后,還是不能將其轉化為生存技能。

 

不得不承認,能將“不務正業”硬扛成“理想主義”,更多靠的是“天賦和熱忱”。但是,對于“不務正業”的偏見,卻還是要正視起來。因為,只有正視偏見,才可能最大限度的成全“天賦和熱忱”。要不然,在單一標準下的評價機制下,很容易埋沒人才,淹沒理想。

 

不過,之所以會產生“不務正業”的認知,是因為在人類的基本需求里,生存下去是“第一要務”。所以,無論是做什么,都要有個“大問號”:“是否有用,能否賺錢”。這種邏輯很功利,但卻是人類進化的基本動力。當然,人類發展到“今天”,是該到反思這種邏輯之弊的時候了。

 

因為,當一個人一輩子只為糊口而生去工作時,大概也是一種可悲的人生。作為個體,除卻要在可丈量的生命之程中,保持基本的生命形態,更為重要的一點是,盡可能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去綻放生命。也只有如此,人才更像一個人。

 

于此,對于“不務正業”而言,除卻要進行批評,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在可觸的范疇內,放大其中的可能性。就拿“轉筆”而言,本身并不具有“生產力”。可是,當“轉筆”的效果成為一種驚世駭俗的藝術效果時,所謂的“生產力”也就出現了。

 

事實上,以現實標尺為準繩,貌似不能賺錢的行為,都會被打上“不務正業”的標簽。甚至,我們會發現,當各行各業都有佼佼者的時候,也就是都能去賺錢的時候,賺不到錢的人,就會被認為能力不行。并且,現在已經進入這樣的困境之中。

 

因此,作為個體來講,就會出現“優化的人生”。講的直白一些,就是個體能最優化的找到自己的職業(興趣,能力,收益,剛剛好)。但是,這并不是一個容易的過程。很多人窮其一生,都在尋找自己的金線,卻不見得能找到。

 

所以,那些找到的人,才會被無限放大,稱之為“天才”。所以,很多時候,所謂的“不務正業”,只不過是沒有放對位置而已。就如“小伙靠玩轉筆月收入過萬”的事情,如果將小伙子放到別的職業中,很可能極其平庸,甚至養活不了自己。而這才是,我們更需要反思的地方。

 

原創文章,謝絕轉載,首發微信公眾號:qingnianxuejia。

 

 

分類:未分類 | 評論:3 | 瀏覽: | 收藏 | 給TA打賞
網友評論:
驗證碼Ctrl+Enter發表
色久悠悠在线影院